-->
||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出国频道
-->

我在澳洲做护士 [精华]

来源:中国护士网  作者:babyfish76  (查看评论)
(NOTE: 根据我对澳洲护士的了解,作者写得还是很真实的,转发到这里,希望能对想去澳洲的护士JM有所帮助。)

已经开始工作快4个月了,只觉得时间过的真快啊。昨天和同事说,还有三周我就要到别的科去了,才真的觉得时间在不经意的时间已经溜走很多了。
言归正传,我做的是gnp,就是graduated nursing program,是澳洲的刚毕业护士的一年轮转课程,因为澳洲的教育方式的不同,澳洲护士学生在大学期间,在医院实习的时间从三周到六周不等,也只能是看个皮毛,大部分时间和经验,都是靠自学来的,而且不同的是,一些enrol nurse在医院工作几年后想学rn的课程,就会回到学校去继续学,他们有一定的临床经验,所以澳洲的护士学生年龄不等,有很多人做别的工作很长时间,突然想做护士,也可以回学校去读书,这里没有年龄限制,性别限制,有的护士自己老婆是护士,他们觉得不错,也会选择去学校读护士,但是由于国情不同,澳洲的法律规定,一个护士的工作强度就是照顾4-6个病人,所以这里仍然有很大的缺口,一些护士做了一段护士以后也会选择离开,去做别的工作,这就是这里的灵活性,不会因为你学了护理你就要做一被子护士。医院需要护士,中介公司也需要护士,养老院也需要护士,一些社区也需要,特别是adelaide周边的农村(这里只叫adelaide为city,其他的周边城市就叫country)的医院更是需要护士,他们为了吸引护士,会给更多的优惠条件给来工作的护士,包括一些住宿,交通,担保移民,这里什么事情你都可以商量,提要求,澳洲的教育和文化,就是你不喜欢,就直接说,和我们的家长制是完全不同的,所以,有问题,就提出来,大家商量。
回头说我做的这个轮转,我拿的是这里注册护士第一年的工资,澳洲各个洲的工资是不一样的,南澳洲的工资都是一样的,一年有6周的带薪休假,有15天的病假,有特殊的一些临时请假包括搬家,照顾孩子,只要你觉得今天不舒服,上不了班,就打电话去病房,再打电话给总值班的nurse manager,就可以了,你也不需要说你哪里不舒服,就可以不来了,nurse manager就会安排护士补充你的班,这些护士一般不会是来自你的病房,医院有一个部门就是这些护士一般是part time,并不属于哪些科室,就是哪缺人就去哪,或者哪个科室突然忙,需要帮手,都是从这些人里出。所以比起来家里的一个萝卜一个坑和大家弘扬的带病坚持工作,完全不同。对于gnp,我们一年有4天学习,是有工资的,比如你选择的是一个月19天班,这个月有学习,就是说你上18天就可以了,并且全职的,一个月有一天休息也是有钱的,就是说,19天,实际上你上18天班,如果有学习,你就上17天,一个班8个小时,早班7-3:30,晚班2:30-11:15,夜班11:15-7:15,一般夜班连者上四个或者 5个,就可以连者休息5天,依次我连者休了7天,都差不多是休年假一样了。但是当然排版有的时候大家都不满意,经常上完晚班早晨回去上早班,但是习惯就好了。马上这里也要改,晚班结束在10点,夜班长一些,但是也有人不高兴,因为一些人就是part time做早班的,他们的时间就缩短了。并且一些长期做夜班的人就因为长时间的工作,要求长的tea break,忘记说了,8小时的工作,15分钟tea break,30分钟吃饭,这就是所有的休息时间,并且是没有pay的,这里是时新,并且两周发一次工作,所以政府把休息时间计算的很精细,和我们社会主义不一样。
护士节也没有什么礼品啊什么,因为这里的护士长或者护理部是没有材权的,所有的工资都来自于 payroll officee,护士的钱来自于政府,也不会有药厂来请你吃饭,或者哪个医生请所有护士吃饭,根本不可能,澳洲培养一个医生要很多很多年,具体的不知道,但是如果你来了这里就发现,这里的医生很多是亚洲面孔,很多是有华人血统,澳洲人很懒,做医生太辛苦,要学太多东西了,所以很少人做,很多都是来自海外的医生,印度,马来西亚,香港,我还没见过中国的医生。这里的护士很多也是来自于海外,这里可真是一个移民国家,什么国家的都有,一些国家我都没听说过。
在回来说护士,我从心里佩服这里的护士就是他们的知识水平,这里医院的业务学习安排的很好,都是很使用的东西,不象我原来在国内,都是走形式,理论和时间脱节,大家都是为了挣学分。原来自己在国内的时候从来没有过什么学习的欲望,现在已经将近30岁了,却突然对很多事情感兴趣,包括一些手术是怎么做的,一些检查是怎么做的,有的时候会自己找一些书看,有的时候发现弄明白以后的感觉真的很好。
澳洲的护士工作需要你有很好的交流技巧,包括各方面的协调,解释,报告等等,这里的各个机构分工很详细,护士从病人的衣食住行都要管,包括基础护理和护理的各项操作,给药,换药等等,但是澳洲的分工很详细,比如抽血有抽血的护士,医生放静脉留置针,胃管,心电图有心电图的护士,这里的护士分rn(注册护士)和en,我不知道中文是什么,这是比注册护士低一级的护士,原则上他们不可以给药,他们主要是协助注册护士工作,但是根据不同的医院,不同的科室的自己不同的政策,他们的工作范围也有不同,比如在rah的心血管等科室,en可以给口服药,但是他们要进行一定的培训后,比如药物计算等等,en的工作范围不只局限在基础护理上,他们可以换药,拔引流管等等,rn的工作也不仅仅是给药,因为很多时候要看大家合作,所以rn有的时候除了给药,也要做基础护理。并且也会遇到一些en很懒惰的,因为有些科室并没有严格的规定要求en做到什么,所以经常会出现rn做了所有工作,en都不需要做什么的,但是当然那是少数,大部分人都是好的。我就遇到过那样的人,所以大部分时间我都喜欢我自己管我自己的病人,一个人管4-5个,和en就管7-8个,遇到好的还可以,遇到不好的你就要做所有的工作。
我们在这里工作,需要花一段时间去熟悉这里的系统和法律,一些我们看做不以为然的事情,他们都会觉得很严重,相反我们很小心的事情,他们就觉得无所谓,因为不同的文化,所以我们在做护士的同时,也在学习另外一种文化。比如这里很注意保护病人的隐私,这里的隐私包括所有的关于病人的情况,包括病情,住址,家庭情况等等,不是所有的病人的朋友家人来问病情都是可以告诉的,包括病人的资料,写有名字的纸,床头卡等等都是统一销毁的,并且在我工作的医院也有规定,护士是不可以护理自己的朋友或者家人的,如果你上班发现你的朋友住在你科,你就需要保证你不直接管,这也是尊重病人的隐私的一部分。但是这里很强调病人的知情权,所以,所有的病人都知道他们得的什么病,知道进展到什么情况,不象我们,尽量对病人隐瞒病情,家属决定病人的所有治疗,这里是完全不同的,虽然病人通常会和家里人商量,这里的高龄病人很多,80,90,很多病人入院后都会被问及是否要求有病情变化或者病情危重的时候抢救,所以很多病人自己就会觉得自己放弃抢救,并且这里很强调无痛护理,包括临终,术后,一些疾病的疼痛,这里都会给一定的麻醉药,减轻病人的痛苦,一般手术后吗啡等止痛药是常规的给药,一般医生会下医嘱,prn,就是需要的时候给,也会有严格的要求间隔多久可以给,一般会在病人翻身,下床,功能锻炼之前就给药,预防疼痛,我记得我在国内经常说的就是病人坚持不住了再给,这里是和我们完全不同的。临终的病人也会给一些止痛药让他安静的去世,当然这里强调病人的知情权,病人也会很相信医生对自己的治疗,一般医生觉得需要什么检查,病人都会同意,当然也有病人拒绝做手术,医生也是一样的尊重,但是我也遇到过一个病例,就是病人是神经科的病人,暂时住在我们科,病人属于有点神志不太清晰的那种,医生决定对他进行一次类似于检查性的手术,是病人签字,其实病人不是很清楚的,但是家属不知道医生的治疗,当他女儿打电话问我们情况的时候,我们告诉他,他妈妈在手术室,他真的很生气,质问我们为什么要给他妈妈做手术,做什么手术,我们没有办法,只好找医生让他给他女儿打电话解释。这样的事情经常发生,家属会打电话给病人,在之前就会了解病人今天怎么样啊什么的,所以护士经常需要做一些的解释工作,需要耐心和很好的交流技巧。这里的护士一般都很会说话,至少表面上你都会觉得他们热情的很,不象我们,我记得原来在科里的时候,护士长总说我们撅嘴的骡子卖个驴价钱,意思是说我们明明做了很多,但是就是不会说话,或者好话也不会好说那种,弄的没人说我们好。所以这是我们应该学习的。
这里的工作程序看似简单,仔细做起来,发现太多的事情需要知道,比如病人的出院计划,一般这里的公立医院床位很紧张,病人一般住个3天就出院,一般手术当天入院,小手术最多也就三天,通常不会给什么抗菌素,如果病人没有感染,大手术就会住的长一些,或者一些特殊的,比如这里的一个治疗方法就是让手术伤口是开放的,你会看到一个很大的开放的,刚开始我看的时候觉得很恐怖,更别提给他换药了,其实我现在也不知道这样治疗的理论和目的是什么。这里一般不讲究静脉补液,一些胃部手术或者是肠的手术,都会在适当的肠的部位下管,进行tube feeding,所以这里已经不单单是鼻饲了,我想该叫肠饲了,我只记得我原来在医院的时候最多就是下个12指肠管在鼻子,可以给安素什么的,但是那是很多年前了,现在也该变了吧,所以经常发现这里的病人肚子上很烂的,到处是管子和袋子,什么jej tube, peg line,很多不同的部位的不同的名字。这里的对于长期需要鼻饲的病人,也不是用经鼻子的胃管,而是直接从胃上,在胃镜下,打个洞,从肚皮上出来,这个管可以保留一年左右,然后到医院更换,这是我以前没有见过的。这里用镜下做的手术很多很普遍,包括阑尾切除,胆囊切除,疝气修复等等,减少病人痛苦,没有很大的伤口,只有几个孔在肚皮上,特别是老年病人,更安全。
回头说病人的出院计划,由于在医院的时间短,病人出院后有的需要换药,拆线,或者一些老年生活需要帮助的,包括协助吃口服药,一些化验检查,一些带尿管回家病人的护理等等,都需要后续服务,这就需要护士在病人手术后评估病人,做出院计划,最好的出院计划是在病人入院的时候就完成的,就需要护士联系各个辅助机构,联系社区护士,或者一些农村病人联系当地的医院,诊所,联系病人的家庭医生,联系病人出院或者转院的交通工具等等,传真病人的病情报告,不同的地方不同的信,我开始就是不知道,一次一个病人出院需要回家以后的造篓护理,我联系好当地的一个医院,对方要我把病人病情简介传过去,我就传了,但是却用了另外一个信,这个信是转病人用的,不是社区服务用的,我也不知道,第二天我还上班,人家打电话来,说受到两个不同的传真,同事才发现我用错了信,告诉我我才知道,原来是这样的。不过还好没什么,都有病情介绍,就是信头不一样。所以在这里工作需要熟悉很长时间的这里的医疗系统,太复杂。www.512test.com
先说到这里,下次说说这里的护士长。
要交代这里的工作系统,真的不是一句两句可以说完的,这里的护士是垂直管理,在rah,是nursing and patient servicee,当然里面有很多的nurese manager, nurse director,我就不知道他们的分工了,他们会负责护士的招聘,到了各个科室以后,就会有下面的nurse manager和director,nurse manager 负责排班,在到下面,就是各个病房的cnc负责一些业务上的工作,这里的工作形式很自由,nurse manager也可以是part time或者专做夜班的,这里的护士长不是象我们的护士长成天就是检查,挑毛病,检查不出毛病好像他无能一样,这里没有检查,全靠自觉,当然他们也没有很严格的无菌操作要求,不是说没有,是没有象我们强调所谓的步骤和样式,他们对感染控制也很严格,这里的要求最严格的就是对mrsa的护理,mrsa就是我们的耐要葡萄球菌感染,我想翻译过来是这样的,有没有金黄我忘记了,他就要求,病人单间,护士要穿隔离服带手套操作,但是没有口罩帽子,这里的护士都没有帽子和口罩,不是我们那样的护士服,所以男护士和女护士没有什么差别,从衣服的颜色区别rn和en。
回头说护士长,这里的护士长更偏重管理和协调,所谓的管理也不是我们的家长制,有事情好商量,但是也不是什么要求他都会答应,他会守着他自己的原则,夜班的护士长更是不同,夜班护士长基本是所有问题的最后解决站,无论什么问题,只要不确定,包括给药的途径,病人丢失,危重病人都可以汇报给他,都可以问他,或者病房忙,需要临时加人,也可以汇报给夜班的护士长,夜班的护士长有好几个人,有的负责病床管理,有的负责reliever护士的分配,有的会到下面病房看看有什么情况,通常到病房就是问有什么问题吗,你对所有的事情满意吗,没有问题,聊几句就走了。所以相对来说,工作压力,来自于管理层的就小很多,可以说,基本没有。
这里的抢救是有专门的抢救队伍的,我们叫met,就是medical emergency team,有病人突然需要抢救,就是打电话到总台,告诉什么病房什么位置需要抢救,基本3分钟,全班人马,包括医生护士,抢救车全到,每个病房也都有自己的抢救车,心血管病房会备有除颤器,当met来的时候,病房护士要汇报病情,什么原因叫met,一般心血管科的就很紧张,我现在在外科,相对来说就好一些,但是我还是请愿别叫我遇到这种情况,因为我怕我紧张的时候听不懂他们说什么。通常抢救护士长都会在场,如果是夜班,夜班负责护士也要汇报给病房护士长所发生的情况。当然叫met也有虚惊一场的。我的一个病人就是,哪天和en一起做,他测完生命体征马上来告诉我病人心律只有36次,我已经连续上班几天,所以我知道这个病人情况,并且医生也知道,认为正常,但是这个en可能觉得我是gnp,所以又去问另外一个老护士,那个护士不是我们科的,是临时的,他就觉得严重的了不得,叫了met,结果大队人马来了觉得什么问题没有,只做了个心电图,认为属于健康,把我这个气,关键不是这个,因为病人车祸以后有精神问题,所以需要转道精神科,下午转科的时候,一交班,人家发现早晨叫了met,可给了他们理由不收,说病情不稳定,他们没有抢救措施,不能收,没办法,又转回来,关键这里转科护士要跟着去交班,我从这个楼走到那个楼,tmd,去的时候有人推轮椅,人送到人家就走了,回来我自己推,并且浪费我一个小时的时间,我这个晕,这个气,但是又不能说什么。不过我这个人过去了就算了,只是偶尔想起那个人,就但愿他在不要来我们科,即使来了也不要和我一起上班。
好了,交代了一大圈,该说说我的学习和工作了,这里的护士,在公立医院的,会有一个统一的工资标准,对于rah,你要先签一年的合同,这一年结束以后,续签的时候医院会和你签permanent的合同,就是说医院长期雇佣你,只要你不走,你可以在这里工作一辈子。(这是我昨天晚上才弄明白的)。对于gnp,既是工作的过程,也是学习的过程,科里会安排你去附属的检查科室学习,会有定期的上课,我们gnp的study day也会有不同的课程设置,包括各种护理操作,如,cvc, picc, 气管插关护理,各种仪器运用,观察,医院政策,其中会有一次课程是怎么样申请这翌年结束后的医院等等。收获不小,学了很多没学过的,也可以说没有仔细想国的的问题。Gnp相对压力小一些,因为你是病房最小的,这里不是以为着你最小就要做最累的,和我们国内不同的是,年值低的通常拿轻病人,这是常规,我记得在国内你小就要多干,老护士还要观察你是不是勤快,勤快就是以为着干所有的活,我毕业8年,因为科里没有新毕业的,我一直是最小的,可怜。在这里,如果你工作在一个和谐融洽的工作环境,你就会很轻松,和国内是一样的,有的科室也不是很好,我听说,不过还好,我现在在的地方很好,但是不确定下一个地方。不过不管怎么样,都是学习的过程,学人家怎么合作,交流,学习尊重人家的文化。
我现在注意很多,刚开始的时候不懂得,后来发现有的人很在意你当者他的面相互之间说中文,后来我就注意了,在病房遇到一些马来西亚的医生和护士,他们都很主义这些,大家在一起都会说英文,单独说话才会说少少中文,开始没想好多,后来housemate回来总是抱怨他班上的上海同学,说上海人在一起从来都说上海话,很不招认喜欢,明明的和他在说普通话,另一个上海人过来,马上他们就讲上海话,让人很反感。后来我也想,老外也会是这个感觉吧。所以劝那些有方言的朋友,可不可以在大家面前不要说方言,是对别人最简单的尊重。
这里的海外护士很多,所以我没有感觉自己特殊,虽然你看他们都是白皮肤,有的可能是意大利的,有的是新西兰的,有的父母可能是德国的,有的是挪威的,所以并不觉得他们把我看做特殊,有的时候也会来自于医生的一些额外的期望,有的时候病房来一些亚洲面孔的病人,有的来自于韩国,日本,或者香港,医生查房的时候,会满怀希望的问我,你门说一样的语言吗?我只能说,对不起,不可以,一次一个韩国病人,医生这样问我,他下面的一个小医生是马来西亚的,他知道我是中国来的,他回头看看我,自己说,你看者象韩国人吗,然后我们两个都在那里笑。
在病房你也会经常遇到一些病人不会说英语的,病房预备一些图谱,各种语言的,可以表达简单的意思,比如冷热疼痛等等,这是一个多元化的国家,所以大家都是从别国来的,遇到不会说英文的,不稀奇,所以医院的,也是政府的一个服务就是翻译服务,口译,各种语言,病人是免费的,政府付钱,其中看到最有意思的就是光中文列出好几种,居然还包括我们的方言,可见澳洲政府的人性化。
逐渐适应这里的生活和工作,经常让我迷惑的就是,这里的护士哪里知道的那么多东西,有的时候就想,我上课的时候怎么老师什么都没教啊,是不是我课程问题,比如他们一些很奇怪的出院名词,什么mow,就是meal on wheel,后来我在知道是一种病人出院后的服务,送饭服务,病人行动不方便,就可以花少许的钱,就有人负责饮食,我就想,别人怎么知道的呢,很多时候很奇怪这里的护士哪里学的东西,只能说澳洲的继续教育很好,很注意员工的培训,并且信息更新很及时。每个病房都配有药物手册,包括全澳洲和新西兰的所有药,包括商品名,化学名,作用,计量,用法等等非常的全,我就常常想,如果我们国内也有这样的一本书,那该多好,我们就不用到处收集药物说明了。
无数的缩写,还有他们当地的俚语都可以让你头疼,lango, barbe, sec等等,刚开始不知道是什么,后来才知道,是language, barbecue, seconds, 所以要很久才适应,也有一些讨厌的人,会故意和你说俚语,那我就是听不懂,实在没办法,我有的时候就半开玩笑的说,你是在说英语吗?当然我并不认为那是不友好或者挑衅,他们喜欢开玩笑。
有的时候会遇到一些人对中国很感兴趣,一次作车看到一个老外在那刻苦的写中文字,我想他在赶着完成作业吧,一次在医院里,他是我们的一个员工,但不是护士,他说他要去桂林,还打算到中国教英语,他已经去过一次,打算在回去,所以他在介绍雅思的培训,有的时候你看到有的人很向往你的国家是很让人高兴的。最让我难忘的是遇到一个澳洲男孩,大概7岁左右,问我是不是中国来的,当他知道我可以讲中文的时候,他就开始用非常流利的中文和我说话,我当时惊讶坏了,因为他的发音比我的那两个香港的housemate还好,后来才知道,他在广州呆了5年。真的很兴奋,有的时候也会遇到华裔的孩子,他们根本不会讲中文,所以有很大的不同,但是也有很多华人强调自己的孩子必须会讲中文,当然个人教育方式不同,但是当你看到明明是华人后代,却不懂中文的时候,有点伤心的感觉。
说的远了,回来说护士工作。有的时候我们很不理解澳洲的亲情,他们不会在医院陪护病人,但是会来探望,老人老了送去养老院,也只是探望,和我们的文化完全不同,但是仔细想像,我从我个人观点我可以理解他们,他们把父母送到养老院,可以减轻自己的负担,老人可以享受专业的服务,(虽然有些养老院的服务缩水,或者老人成天做在湿尿布上,表面上却是又是做头发又是唱歌的)但是他们的儿女不知道他的父母没有得到应得到的服务,也是这里有点让人失望的地方,也是在carer的教育层次和责任心的不同,养老院的政府预算问题等等原因,但是不是个人能解决的。但是我觉得如果老人真的如他们自己所期望的那样能够得到相应的服务,去养老院是很好的选择,我们无法接受,但是比起一些老人带在家里不能得到儿女相应的照顾和赡养要好的多。养老院的一些老人或者单身,或者无子女,很多是这样,这些老人病情变化的时候,养老院的护士就会叫救护车送到相应的医院,在医院稳定以后在回到养老院,这些都是护士和护士之间的交流和合作。在养老院的护士就相对责任和工作量和在医院不同,有的时候也会很忙,但是不同,如果你在养老院做护士,重新进入医院要重新做培训,因为养老院和医院在这里是等于两个不的领域,就是所说的acute care 和aged care. 养老院的护士也要负责一些协调的工作,也要督促护工的工作,很多护工很难管理,所以在养老院做护士也不轻松的事情。但是也会遇到让你难忘的事情,就是养老院就是那些老人的家,一些护工在那里做了十几年,就看他们是亲人一样,我很难忘的就是去年在养老院的时候,一个老人去世,一个同事讲他自己很幸运,那个老人在他怀里去世,我当时很是感慨,我无论如何也做不到让他在我怀里去世后并给他额头上一个吻。其实如果你知道养老院里也有这样一群真正爱这些老人的人,还有什么不放心把自己父母送去的呢。
在澳洲做护士可以有很多的选择,另外一种就给中介做,你告诉他你可以工作的时间,你就在家等电话就可以,不好的就是总是待命的状态,等他他不来,不等的时候又来了,但是有的人很喜欢这种工作方式。
这里漫天的广告就是去英国,美国,新西兰,加拿大等过做护士,我想全世界都却护士,互相挖墙角吧,但是给护士很多的选择的机会,可以选择出国一年两年再回来,就当旅游了,当然应该对澳洲公民,我们要等移民了才能考虑吧。
在澳洲工作你会感觉这里很注意病人,家属和员工的心理情况,一些病人或家属精神格外紧张,或者病人去世家属格外伤心,或者在一些临终护理的病房,经常会遇到病人去世的护士,医院或者护士长就会帮助找社会工作者或者是一些心理顾问进行心理调节,这里很注意个人的心理变化,和我们的不同,心理护理只是成为理论上的东西,却不懂得他的实质应该是什么,或者成为强迫护士实行的一项护理操作,并且一味的强调病人,却根本无视护士的心理压力,这是完全不对的,很有趣的就是一次病房的一个病人去世,我是帮另外一个护士的忙,后来护士长为我们叫了心理顾问,其实我们几个都觉得没问题,我觉得无所谓,因为我没有直接护理这个病人,并且以前在血液科工作看了太多病人去世,没有什么伤心的感觉,护士长第一次对我说的时候,我说我没有问题,所以下班就打算回家,当我拿了东西,护士长又来和我说,并且反复问我是不是确定自己没有问题,并且说多的时间是算加时的,有pay,我一看,盛情难却,只能留下。可见这里的人性化,更体现人人平等的权利。当然有的时候病人去世,你真的会有点难过,前一端时间一个病人去世,我就有点难过,但是不象别的护士,哭的很难过,那个病人很年轻,并且是个很好的人,即使在他最后很痛苦的时候,我进他房间,他都会强挺着微笑的问我好,现在想起来还有点难过,他去世以后,他的丈夫哭的很伤心,但是仍然不忘给我一个拥抱,感谢我对他爱人这么多天的照顾。遇到这样的情景,谁会不难过呢。
在这里工作,不仅学着不同的治疗方法和医疗技术,同时也在学习和体验不同的文化下的人群素质,不光是病人,也包括医护人员。大家的互相尊重,我有的时候觉得他们很虚伪,但是仔细想想,什么是礼貌呢?不就是你即使不喜欢这个人,你也要注意和他打招呼吗?如果有人说个***之类的,大家就觉得这个人粗鲁的了不得。所以有的时候我们可能觉得这是个多简单的词,也不要轻易的说出口。这就是我们说的脏话了。
-->
考试辅导
最近更新内容
Google广告
-->